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日志

 
 

宽窄巷子那些事  

2007-03-12 16:53: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乎每天都要到窄巷子14号“宽茶居”去坐一会儿;“宽茶居”是一个茶馆。十几把竹椅,几张桌子。几十碗盖碗茶就是一个茶馆。

“宽茶居”以前是在宽巷子33号,是去年10月份宽巷子拆迁才搬到窄巷子的。成都人有句俗话说的是宽巷子不宽,窄巷子不窄!”说的就是这两条巷子。其实说来两条巷子都不宽,只是了依托少城的特殊背景才有了今天名闻遐迩的摆不完的龙门阵。

据传是康熙爷在西北平定葛尔单后班师回朝,留下正红两旗两千人驻守成都,为隔开或区分满汉两族,特划少城为满人居住地,连以上指站员住宽巷子,连以下官兵住窄巷子。后来由于以前文化娱乐设施较少,天也比现在黑得要早些,满人的人口急剧增长。地域又辐射到将军街;多子巷,桂花巷;同仁路;长顺街等等。

这些只是传说,其实正史里把少城应称做“满城”。在清朝恢复成都大城墙时,仍照明时规模,在原有的基础上修建的一个完整的城。公元1781年,因由荆州调来之满洲蒙古兵丁及其家属要常住成都,以防御和镇压汉人和边疆少数民族,便在大城西部修了一道较为低薄的砖墙,一般称为“满城”。


    据《成都县志》说:满城“周四里五分,计八百一十一丈七尺三寸,高一丈三尺八寸。门五:御街小东门[今天祠街东口与西御街正对];羊市小东门[今天东门街东口与羊市街正对];小北门[今长顺街北口与宁夏街正对];小南门[今小南街与君平街斜对];大城西门。城楼四,共十二间[只小北门无楼]。每旗官街一条,披甲兵丁小胡同三条。八旗官街共八条,兵丁胡同共三十二条”。


    满城当时修建是有完整的计划的。据书籍载:凡划入满城区城内的汉人官署和住宅,一律迁移到大城。满城将官一家占地若干平方丈,骑兵;步兵每家占地若干平方丈,都有一定制度。甚至房屋修建格式高低也是定制划一的。在今天成都的街道上,还可明显看出长顺街是一条主要大街,俨然如鱼的脊背,几十条胡同分列东西,俨然若鱼刺。
    此等界限等级分明的住宅区在公元1912年的革命后,被彻底的打破。

说到多子巷清代名为刀子巷,不知何年何月又改为猫猫巷。在民国11年杨森当四川省政府首脑时又改为多子巷,因杨森生肖属猴,怕猫,所以政府发文又改为多子巷。

其实我个人觉得少城的街名都取得很雅也很美,如金河,夕阳西下,一条金光潺潺的河流沿长顺街由北向南,绕古时的城墙缓缓流入锦江,河岸边有几许破矮的茅屋和阡陌的水田,登高即可望见东面那逶迤的旧皇城在夕阳下风雨欲来时的破败招摇。

不胜枚举的街名还有支玑石,[天外来石,现在称陨石。]好有创意的街名!

仁厚街,红墙巷,西胜街——有西边打了胜仗偷偷乐的意思;井巷子,柿子巷,西马棚,羊市街;吉祥街,黄瓦街,商业街等等,都很美,都蕴涵着故事,而且有乐感。

宽巷子装修的已经差不多了,每一个院落都是老式的木门,门上还有铜铸的门环;东阳木刻的雕花窗户,石鼓,石敢当等老式院落设施一应俱全,一进二进三进的院落都还中规中矩,表面上瞧都还是颇用了一番心思,但是整个感觉还是像摄影棚,不真实!浮躁,像现在的某些粗制滥造的电视剧的场景,人为的痕迹过重。你去故宫还能感觉到帝国那厚重的背影,你到了宽巷子,就只能感觉到帝国的无耻!套用当今现在一句流行话来说就是你TM无耻的太有材啦! 

“无耻也罢,神似也罢”,但最起码都要做到相似呵,稍微具备一些专业精神就能做出一座百年十佳标志性建筑,如北京的国家大剧院,牛逼得海了去啦,后几十年,啥也别干,咱中国人就靠它长脸啦,怎么看怎么恶心。


    宽巷子原住民杨老师碰见我一回,就会跟我说:“小马,他们那么修要不得哦,院坝的门一打开就看见柱头,进门先应该是回廊,也就是现在所说的玄观,旧时起分隔转身的作用,大的建筑又称照壁,都是起承上启下传递的作用;院坝进门就见柱头,屋头主人要触霉头出人命的哦。”


   我回答道“杨老师,你就不晓得了,这儿的院子每平米都要投人民币四五万动辄就是上千万元一个院落,买得起的人命都硬得要哈死人,他们不怕出人命恐怕他们都是要害人命的哦”


   杨老师听后哈哈一笑答非所问的说道“世上那么多宗教,就只有一种教信的人多,巫教,巫教”。


    杨老师,姓杨名角,活在成都的蒙古人后裔,宽巷子原住民。自封为成都满人协会会长,住在宽巷子的“庐槛”。据他考证“庐槛”里曾经住过国民党时期西充电台台长,姓蒋;做电台台长时曾经帮助过共产党人。后共产党成事后未认账,解放后随即被送去西昌劳改。


    杨老师还考证过关于国民党元老戴季陶的母亲也下榻过宽巷子好几年,兴许是宽巷子住过的最晃眼的一个主;杨老师和最远的明星合影照是日本影星中野良子——真由美和我国著名影星潘虹;那时的杨老师还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的帅哥一个,距今都快三十年了。最近的一次名人合影是光头党——李进,90年代有一段时间天天都有人问你你在他乡还好吗?还好吗?还好吗?


    杨老师“庐槛”内的他家旁边的房子已经拆得是七零八落,房梁上的瓦都被揭了,只剩两家人还苦苦的支撑着,苟延残喘的捍卫着一种被称为尊严的东西。搞拆迁的人找过杨老师N次了,回答就只有一句,不搬!


    歌声响起~~~~~~~~~~~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在远方在远方………


    杨老师身上还揣有一个法宝是皇帝佬儿发的一个腰牌,上刻有四个字“御赐养老”跟周星星同学的一部电影里的“奉旨行乞”差不多,真伪不好明说,但是我经常看见他把腰牌拿出来唬人,我经常想如果现在是古代,杨老师拿出来的腰牌是皇帝御赐的“奉旨不搬”那简直洋盘的要晕死过去好几头。
   杨老师连续三年打榜,荣获最令宽巷子拆迁办头痛感的牛人之一。
    向杨老师致敬哈!


唐僧的家书:
   亲爱的悟空,我这封信写的很慢,因为知道你看字不快。我们已经搬家了,不过地址没改,因为搬家的时候把门牌带来了。这礼拜下两次雨,第一次下3天,第二次下4天。昨天我们去买比撒,店员问我要切成8片还是12片,我说8片就成了,12片吃不完。我给你寄去件外套,怕邮寄时超重,把扣子剪下来放口袋里了。嫦娥生了,因为不知道是男是女,所以不知道你是该当舅舅还是阿姨。最后告诉你本来想给你寄钱。可是信封已经封上了 元旦快到了,别忘了给孩子们讲讲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事:那时候天还是蓝的,水也是绿的,庄稼是长在地里的,猪肉是可以放心吃的,耗子还是怕猫的,法庭是讲理的,结婚是先谈恋爱的,理发店是只管理发的,药是可以治病的,照相是要穿衣服的,欠钱是要还的,孩子的爸爸是明确的,学校是不图挣钱的,白痴是 不能当教授的,卖狗肉是不能挂羊头的,结婚了是不能泡MM的 ,买东西是要付钱的。看完不转发出去是要被打屁股的 。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